首页 >> 最新文章

韩寒父亲谈被质疑事件一场无聊透顶的闹剧试验机村下孝藏

文章来源:谦尚娱乐网  |  2019-10-16

韩寒与父亲

方舟子的质疑,让韩寒父子陷入“代笔门”,如今他们将此事诉诸法律。质疑背后的是非曲直,一时难分清。新京报记者对韩寒父子提出几个相同的问题,他们的回答,展现出他们的所思所想。

1 文坛事,法庭能了吗?对于起诉方舟子,期待什么样的结果?若是胜诉会对这个事情带来什么样的改变?

韩寒:对我来说也无所谓什么赔偿,很有可能最后也不会要。他也不会道歉。你批评质疑都没有问题,但是你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,百分之一百确认一个人写作是代笔,对整个行业都不好。有人说,起诉是不是剥夺了言论自由。其实方舟子在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剥夺了言论自由,因为这个问题没办法解释。

韩仁均:我们所做的只是“还我清白”。

2 这个事件至今,最大的感触是什么?不愿再说,是真不在意了?通过这个事件,怎么看网络时代,尤其是微博时代的“舆论”?

韩寒:我不会再回应,也不会搭理。我有新的赛季,有别的东西要写。一开始,挺生气,那么多人会选择相信方舟子。后来想明白了,随着时间推移,所有真相都会明了。另一方面,我觉得这对一个写作者来说,挺光荣。全国这么多人陪着你看你少年时的文章。我觉得全世界可能就我有这样的礼遇。

我没想过操控舆论。我没有开微博,但用马夹,没实名说话。

韩仁均:这就是一场无聊透顶的闹剧,现在进入司法程序,一切由法院裁定。明白的人永远明白,不说也明白;不明白的人,或者故意不想明白的人,再说也不会明白。

3 怎么看“成名”这回事?人们都说成名要趁早,你的感触是?你热爱文学的基础是什么?它带来的最大享受(意义)是什么?

韩寒:能早早,能晚晚。这个急不来的。我当年也是有很多狗屎运夹在一起。如果更早点出名,很多事情会纯粹一点,省掉出名过程中的挫折和坎坷。有些时候大器晚成也很正常。一切都要看运气。

我爱文学是受爸爸影响。文学给我带来最大享受是在小学时,躲在被窝里看儒勒·凡尔纳作品。(记者:不是钱钟书吗?)钱钟书只是对我的文学创作产生了影响。看儒勒·凡尔纳作品,会产生对未知世界的渴求和探索。我小时候想当科学家。

韩仁均:能不能成名,能不能早成名,怎么样才算成名,都不是自己能决定得了的事。一切顺其自然。

文学对我来说,说不上热爱和厌恶,以前喜欢看看,现在连小说也不太看。以前因为工作关系,要应付考核,编一些故事,写一些宣传用的资料,都只是工作的一部分。

4 当自己被误解时,你会选择怎么做?当家人被误解时,你又会怎么做?

韩寒:自己被误解时,常选择睡觉,或者回应,不该回应时就不说话。我可能得到的比较多,会承受比较多的误解。我特别受不了家人被误解。我这次表现得有些失态,和家人被拽进来有一定关系。

韩仁均:被误解时,尽可能地说明真相。

5 在你眼中,什么样的人生是有价值的?或者说,怎么样活着,才是人生价值的体现?

韩寒:我现在30岁都没能想得明白。我经常这个月有这个月的想法,那个月有那个月的想法。这个月我想要改变世界,那个月我想过得开心就可以。我们这一代很多人都是这样,自己都没想明白。但有一点,一切向善,这很重要。

韩仁均:呵呵,这已经超出我的觉悟程度了,我说不来。

6 你觉得自己的人生,在按自己的意志活吗?如果人生能够推倒重来,还会做现在的选择吗?

韩寒:我是一个真性情的人。我该是怎么样就怎么样。很多时候,我接受采访也不会说公众人物说的套话。

韩仁均:因为人生不能推倒重来,所以就不做选择了。

7 当父子有矛盾时,会怎么解决?你们两个有共同的角色:父亲,觉得父亲最重要的责任是什么?对自己孩子,最大希望是什么?

韩寒:吵架呗。但过段时间我就妥协了。妥协方式不是认错,是聊天。没办法,经济大权在他手上。

父亲最重要的责任是善良和正直。我对孩子的期待就是这两点。

砼压力试验机的价格

润滑油试验机

友情链接